I remembered before I left for Myanmar I made a trip to the clinic to get medicine against Malaria.

进去的是后就看到我和我妈妈常常讲话的一位阿嬷。她很开朗的,时常开玩笑又爱说话。

我向来面对妈妈的朋友都很尴尬,可是还是向她她招呼了。

我告诉她我就要去缅甸了,是来拿提防药。

“那你呢,为什么你会来这里?生病吗?”

“咳嗽咯…喉咙痛咯…因为跟你妈向骂!”

我还吓了一跳。一时半信半疑,然后又把她话当真。

之后她拿完药离开后,我才发现她是开玩笑,开心地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