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句詩句,九姑娘常常掛在口上。

我真的很想念香港,昨天看了《義海》:看了以後,心裡感觸許多。不知為何,我都是喜歡把那些細節重播一遍,看了又看,把那些表情,眼神,對話都牢牢記住。我一生中看過了許多戲,但永遠不想忘記那麼真實的一部戲。

義海教導了我許多正面的價值觀。什麼叫做愛,什麼叫純潔,什麼叫做相依為命,同甘共苦。愛不是牽手,接吻那麼簡單—其實真正的愛,不必定要去擁有那個人。就像九姑娘跟劉醒,嘴上從未掛著一個“愛”字,但卻時時刻刻為對方著想。他們不是戀人,也不是情人;但他們是知己,更是生死之交,到即將面臨死亡的那一刻都深深為對方著想,信任對方。

最令我開心,又心酸的是九姑娘和劉醒的愛情:開心呢,是因為我也很渴望著有一個這樣的男人守護著我,不需求,不需叫,他就會主動來,不離不棄地守護著。令我心酸失望的是,這種愛在這世上已是不可能發生的事,只有在亂世才会爱得这么轰烈,才會有“拼了命都要救你”的那種精神。如果拿那1930年代被日本佔領的廣州與現代來相比,生活品質,方式,差別都很大。即使我現在有那份心,也不定會遇到像劉醒那樣的男人。

每次看到劉晴和楊陽的 scenes 都想哭。原來以前人的生活是這樣啊。

每次看到豬籠裡的那些鄰居也想哭。他們笑著吃狗肉也好,不開心吵架也好,我都想哭。因為始終他們都當自己是一家人,為對方著想的事勝於為自己想的事。原來他們的甘榜精神原來是這樣啊。

“正義感的義怎麼寫?‘義’字有羊,下面一个我,就是我是肥羊的意思。就是宁愿吃亏都要别人好,就是先为他人着想再考虑自己!”